您的位置:

首页>经验故事>乳母

乳母
卫家遭了大祸,老爷、大少爷、二少爷都被杀头,家被抄,其它的人流放的流放,为奴的为奴。这本是令人同情的事,可是京城百姓却只觉得开心、解恨。
是啊,因贪污而被斩的人让人如何同情的起来。

封看着卫遥——卫家最小的公子,平常只是在家读书,连门都很少出,也是卫家唯一不在朝为官、没有捲入贪污的公子——很清俊、显的很乾净,因为跪着,看不出身高,但应该挺高,大概比自己还高一点。这些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可,「哼,」封自嘲的笑了一下,当时也正是这些好感让自己重用了卫家的几个贪官。
封踱着步,思索了一会,忽然笑了。「把他带到后宫,跟乳母们住在一起。」
转头朝倍感迷惑的李公公说:「朕想尝尝不一样的东西,就让秦御医给他下药吧。」

说完便背手出了偏阁。

这莫名其妙的命令让李公公和卫遥楞住了。但熟识圣意的李公公很快明白了,带着卫遥去了圣上的乳母们的偏宫里。

卫遥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住在了一群专门为皇帝产人乳的女子中间,虽然各有厢房仍旧让他极度不适,再加上每天让他喝的莫名其妙枯涩难咽的药物。日子真的不是难熬两字可形容。

不过,即使再难熬,他也不会忘却一点——他是没权发言的人。幸好这皇帝没有太不近人情,至少自己请人把自己在卫家的书搬来时,他似乎并没有阻挠。
于是,在享用跟乳母们一样生活待遇的日子里,他白天看看书——虽然以他现在的心情,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看了些什幺,晚上则躺在床上,彻夜难眠,总是不知不觉中两鬓泪湿。

原先卫遥总是喜欢看书想像着古人、今人乃至将来的种种,父亲兄弟们只说他不出息,母亲说他总是象个孩子。他当时心理不舒服,可现在却连个跟他们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现在,已经19岁的他,突然头一次开始迷惑,自己究竟为何来到这世上,以后又该干什幺,原来嘲笑那些俗人18、9岁便娶妻、生子、忙碌功名。可现在他只觉得自己连一个所谓的俗人都不如。

在宫里住了三个半月,在旁人眼里,卫遥除了变的更加清瘦、修长、脸色偏白,并无什幺不同。只有卫遥自己清楚,自己原来清明的心里已变得阴雨连绕。
这天,卫遥跟往日一样快速穿过庭院里唧唧喳喳的乳母们,跑到最近常来的小池边——他们被允许活动的範围很小,这小池是唯一允许他们来的安静清丽的地方。刚坐好翻开书,他便觉得胸乳有点异样,最近好象总是这样,他看看旁边无人,便以手抚胸轻揉,岂知一揉更是涨痛,便用力的按了按,立刻似有一股热流自乳内穿出,他不禁吃了一惊,低头看去,虽然因9、10月的天气较寒,自己穿了不少衣物,仍是可以看见胸前湿渍的一块。

这一下卫遥真是不知所措,赶快以书盖胸朝回跑,又从乳母中间穿了过去,奔回屋里。乳母们虽然习惯了卫遥每次从她们中间走过都急急忙忙的样子,但还没见过他这幺失魂落魄的样子,一时说话声都停了,只呆呆的看着卫遥消失在视线里。

回屋卫遥敞开衣襟,只见自己的两个乳首都尖立而起,胸部似已涨起了两个小丘,他猛的明白了宫人每天他喝的药的用处,只呆呆的坐在床上动也不能动了。
章二羞辱

第二日,宫里的太监再端药来,他便一手推翻,一连数次都是如此。太监们无奈,稟告了李公公,这是圣上亲点的事,李公公也不敢怠慢,马上稟报了皇上。
封刚听到时,只是有点迷惑——卫遥是谁,自己又何时下过这个旨意,突然一下想起这事的始末,无奈的笑了一下,国事一多,自己的记性是越来越差了。
「呵呵,今万把他带到「青阁」里等我。」没想到秦御医还挺烈害,真能让男人产乳,下次让他製药让男人生孩子,不知会不会难住他,他有点好笑的想。
卫遥直楞楞的坐在「青阁」临窗的桌边。他现在心里已经全乱了,不知迎接自己的是什幺样的命运。胸乳还在一阵阵的涨痛,可是他已经连碰触的勇气都没有了。

封一进屋便看见一人呆坐在桌前,长的有点面熟。恼的是这人似乎并未听到「圣上到」的通传,也未迎接自己,只是象个木头一样呆坐在那。

但想想缘由,他不禁笑了起来,大概这男人被自己的双乳吓到了吧。好久没有碰到这幺好玩的事了,他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下,卫遥总算是发现有人进来了,他先是因为看到一个长象英气的青年呆了一下(不怪他,这幺久看的都是乳母和太监,而且以前他两会面时他都是跪地低头的),但是,一看他的黄袍,愤怒立刻涌上了他的面孔。卫遥直接沖向封,封没想到他这个反应,身形一滞,被他重重的打在手臂上,卫遥又举手想再打。
封那能容他如此放肆,直接扣住了卫遥的手腕。封有武功在身,这一下又用了劲道,卫遥直痛的嘴唇苍白,但眼睛仍愤恨的盯着封。

封本来觉得好玩,这下只觉得败兴。哼,这贪官家族里的人还有资格感到羞耻?!好,你觉得羞耻,我就羞死你(本来只想今天羞他一羞,解了恨放卫遥出宫的,本来留着也没什幺用,这下,卫遥惹堖了他)。

他直接把卫遥的双手反拧用一手扣住并把卫遥的身体顶向自己,另一手撕开了卫遥的前襟,张嘴便含住了卫遥的一个乳头,并用手捏住卫遥的另一个乳头。
本来有洁癖的封是决计不肯如此的,即使在性爱中,即使最爱的宠妃也未获得过封的亲抚,而只是办事而已。

「啊!!!!!!做什幺!放开我!!」卫遥拼命挣扎。

无视卫遥的挣扎,封大力的吸允着卫遥的乳头,另一只手粗暴的挤按卫遥的另一个乳头。出忽他的意料。这乳汁竟然意外的甜美,这幺多年从未碰过如此甜美的饮品,他的眼睛不禁有点可惜的瞄向因被他的手挤按而出白白浪费掉的乳汁。
「啊!!!」卫遥只有天崩地裂班的感觉,他双手被扣,被迫扬起头,把自己的乳头送到封的口与手里,从封的口角和挤压的指缝间漏出粘粘的液体,而让人羞耻的是自己肿胀了多日的乳房似得到了多日期盼的抚慰……

「不……要……」卫遥恨不能把这在自己身上肆虐的人千刀万剐,可他现在连撞墙的自由都没有,他只能咬着唇,摇着头,脸上已尽是羞辱的泪水。

封放鬆了挤按乳头的手,而加大力量用嘴吸允卫遥的甜美乳汁。

「啊……」不知过了多久,卫遥被吸的一边乳头已被蹂躏的肿胀不堪,甚至被封的舌头碰一下都会让他敏感的战慄,阵阵刺痛和不适的姿势已让他感觉自己快晕过去,嘴里泄出了痛苦的呻吟。

良久,封的嘴离开了卫遥已经几被吸干了乳汁的乳头,卫遥刚刚鬆开咬着嘴唇的口,想鬆口气,封的嘴已猛的吸住了他的另一个乳头。

「啊!!!!!!!」卫遥再次狠狠的咬住了自己的唇。这次乳头被吸的力道简直让卫遥觉得乳头已经被吸的生生离开了自己的前胸。

「啊啊啊……不……」封不满于似有似无的汁液,用手狠狠的挤按乳头的周围,以配合嘴的吸允,无法挣扎的卫遥已泪流满面。

直至把几乎最后一滴乳汁挤到自己口中才放鬆了力道,但还意犹未尽的在两个乳头上和乳头周围舔食。

「放……过……啊……」卫遥的两个乳头已肿胀至原来的数倍,而他自己早已被折磨的神智不清,原来充盈的双乳已被吸的瘪了下去,而封的轻舔带来的酥麻更让他羞耻。

封也没想到这乳汁甜美的让自己失去了常态,虽然有些愤怒自己对着一个男人的双乳和乳汁这样着了魔班般,但他仍忍不住想再尝那香甜的味道。

他一弯腰把比自己还略高的卫遥横抱而起,放到床上,半昏迷的卫遥已不能作出任何挣扎。封把卫遥放到床上后,用双手拼命地挤捏卫遥的已被吸的乾瘪的双乳,嘴拼命的吸允乳头。卫遥只能痛的呜咽:「已经……没……没……了…
…痛……不……要……吸……吸……了……」

望着乾涸的乳头,封终于放弃了,他帮卫遥拉好上衣,开门走了出去。交代道「让秦御医加大药量,不行就硬灌。」

第二天,卫遥醒来,只觉得浑身酸痛,双乳更是疼痛难忍。旁边的小太监见他醒来,立刻呈上两碗药,卫遥连打翻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颤抖的别过头。小太监一见,喊了声「小宵子」,外面便又进来了一个小太监,两人一个人按着他的身子,抬着他的头,另一个拿着药碗竟硬给灌了进去。灌完药,两人偏撤手退出,留着卫遥一人爬在床边被呛的咳嗽不只。

章三失身

已经到了这样的田地,卫遥不知道自己为何没有想死之心,自己竟怕死怕成这样?或许爹他们说的很对,自己是没出息。

不管怎幺样,卫遥想——活着。

这几日,卫遥连书也不想看了,除了吃饭、沐浴、如厕,只是常常坐在窗前发呆。宫人逼他食用的药量很大,再加以前的基础,才短短四日,双乳便又肿胀难忍,可他却碰也不想再碰那令人羞辱的地方。

封那日回寝宫后,难以理解自己怎幺能干出这种怪事,便儘量把自己埋在事务中,想把一切忘掉。

可又觉得身上似乎有一种火,要把自己燃着了。他到最爱的琴妃处,刚想行房,卫遥那受尽折磨沾满口水的双乳和半开的求饶的口,半张的盈泪的屈辱的眼睛却又晃到眼前,他马上起身匆匆离开了。留着琴妃在那不解伤心。

封回到寝宫,似困兽班在屋里转了数圈之后,放弃班的坐在椅子上,喃喃道「不管为什幺了,谁没有怪癖啊,朕堂堂一天子,臣子可以养男宠,朕为何不可养一个会产乳的男宠啊?」

当下,他不再犹豫,直奔「青阁」。

这次卫遥不但听到了「圣上到」,更作出了迅速的反应,他踏上桌椅就想跳窗逃走。封进屋见状不禁大怒:他以为他是什幺身份,还想逃走。封一个跨步沖到桌边,伸手便扯住了卫遥及膝披散的长髮。

卫遥猛一吃痛,便被拉的栽了下来,被封死死的抓住腰,箍在了怀里。
封二话不说,一把扯开了卫遥的衣襟,把他压在桌上,一手仍扯着他的头髮,痛的卫遥用双手拉住封扯着头髮的手缓和一些疼痛。封快速的含住了卫遥的一个乳头,并用手大力的挤捏乳房,让那甜汁更快更多的涌到自己嘴里,这两天的焦躁似一下找到了良药,封几乎从未感到如此的满足。

「啊!!」卫遥被迫仰着身子被人享用着乳头和乳汁,又痛又羞的张着唇,却已说不出话来。

好久,封觉得自己已没有那幺焦躁,他手放开了挤捏的乳房,攀上了卫遥的另一个乳头,轻轻的揉捏,方便自己一会的享用。

卫遥觉得封扯头髮的手已不再那幺大力,他的双手便脱力的放在两边,什幺挣扎,什幺羞耻,他现在脑里一片空白,只想好好休息。

「恩……恩……」被揉捏吸允了良久的乳头越来越敏感,卫遥已忍不住呻吟出声,自己却毫无察觉。

渐渐的,封觉得卫遥被吸的乳头的乳汁已不充足,荐于上次的经验,他放开了这个已不那幺充盈的乳房,张嘴含住了另外一个乳头。手也不再扯卫遥的头髮,而去按磨那被已被吸食过的乳房,希望那乳房不负他的希望,在蓄积一些乳汁。
「恩……恩……恩……」禁不住这长久的酥麻,卫遥已完全放鬆下来,轻轻扭动着身体,他并不象别家18、9岁的青年,以前从未经历过人事,几乎听也未听说过,在书上看到稍微有涉及此事的,他便把这书扔掉。

他只道被人操弄乳房乳头是让人感到羞耻的事,这来自于他自洁自爱的本能,却不只身为男人却被另外一个男人吸允乳汁,操弄乳房即使任何人看来也会羞死。
听到沙哑的呻吟声,本来只专心于卫遥的双乳的封,发现自己的下体硬了起来。吸允挤弄双乳的口和手他捨不得离开,而只是把扶在卫遥腰际的手向下移动,半退掉了卫遥的裤子,用手指挤压卫遥的后穴。他本不愿碰触任何男人的下体,但为了自己尽兴,他还是便吸允这乳汁,边耐心的软化卫遥的后面。

卫遥并不知道封要干什幺,他只是在要命的酥麻中呻吟着,轻轻的扭动着。
「啊啊啊。啊……啊……」封已在卫遥的后穴中伸进了三指,并找到了卫遥那敏感的突起,不停的挤按,卫遥被他操弄的全身抽搐。若在平时封决不会让自己的手进这幺髒的地方,但,他似乎现在已经疯狂的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恩……恩……」有着带着甜美乳汁的乳头的满足,封并不急于发洩,他的手还不停的开拓着,直到四指都伸了进去。

「啊……」慢慢的,另一个乳头的乳汁也不再那幺充盈,封不舍的放开被吸允的异常肿大的乳头,看看另一个乳房,好象并没有完全恢复,他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分身已涨的有点痛。他大大分开卫遥的双腿,把自己的分身直接整根插进了卫遥的后穴。

「啊啊啊啊……」封边用两手按摩着卫遥的双乳,期待着他们的再次充盈,边狠狠的顶着卫遥。卫遥也早已忘记了自己是谁,又身处何方,只被封操的大开着双腿,嘴里大声的呻吟。

「啊啊啊啊……」因为充分的开拓,卫遥一点也未感到痛楚,只是被封硕大的分身不停的操着后穴,持续的顶着敏感的突起,他的四肢已完全失去了控制,混乱的扭曲抽搐着,嘴里唾液顺着合不上的嘴留了出来,在桌上积了一滩。
卫遥并不知道,如果已被放逐的娘亲如果见到自己的小儿子被男人玩弄成这样,会多幺的心痛。

卫遥的紧致让封变的无法控制自己,他狂乱的顶着桌上修长扭曲的身体,双手已经忘了控制力道,拼命的揉捏微鼓的双乳,乳汁被挤压的狂喷而出,又落回卫遥的胸上。

卫遥在封的大力揉捏和疯狂的连续操弄下,已没了声音,只大张着嘴和眼睛。
卫遥乳房上的湿粘让封彻底疯狂,他的手好象要彻底把卫遥的乳房揉坏般揉捏乳房和乳头,身下猛烈的冲击着。

封感到自己快到达顶点了,他猛的把手狠狠的抓住卫遥的乳房,卫遥的乳头被凄惨的挤在他指间的缝隙里,封最后一下狠狠的顶入了被自己操弄良久的肠洞。
卫遥感到自己好象已经被顶穿了,双乳也疼痛的似乎被封摘走。一鼓箭一般的热流射进了肠子里。

就着分身插在卫遥肠洞里,双手捏着卫遥双乳的姿势,封颓然倒在了卫遥的胸上。

卫遥身上一片粘渍,有被挤出的乳汁,有被操弄时射了不知几次的自己的精液,有两人的汗水、口水。他迷蒙的睁着眼,嘴唇张张合合,却说不出什幺。
良久,封慢慢清醒了,看者几乎被自己挤光了乳汁的乳房,他无奈又爱惜的把嘴凑了上去,含住了一个乳头,开始享用剩的不多的香甜的汁液。

卫遥清醒后感到的便是这样一个情形,他的腿大张着,因封挤在腿间的封,合上腿只是妄想,封用双手拼命的捏着自己的左乳,嘴则在用劲的吸允着左乳头。
卫遥已经不能动,就这幺大敞着身体,任封享用这乳房里仅有的乳汁,乳房和乳头的表皮已被封的粗鲁破坏了,所以封的大力吸允和揉捏被放大了数倍传到了卫遥的神经中枢,但他已没有力气作出任何动作。

封的性慾并不太强,他的心事都放在了国事上,这是他头一次这幺疯狂,但发洩过也就满意了。但卫遥的乳汁的甜美却已使他着了魔,以往乳母们的乳汁只是乘在碗内给他,现在他却只想从这被揉虐的几乎渗血的乳头内亲自把乳汁吸出,品尝。

被吸的乾瘪却又肿胀的左乳终于被放开,封却又开始了对卫遥右乳和乳头进行了疯狂的揉虐和吸允。

封终于心满意足的离去。

卫遥的两个乳房乾瘪的比上次还烈害,上面密密麻麻的红彤彤的指印和揉捏的痕迹,乳头已肿的比喂乳的母亲还要大两倍,且渗着血丝。

后穴里的精液留出,顺着桌延滴到地上。封要的次数不多,但时间却很持久,精量更是吓人。卫遥平坦的小腹都已被他的精液注的有些鼓起。

两个小太监一进屋变看到这个情景,他们不禁抖了一下,互看了一眼。想不到男人可以被蹂躏成这样。

他们不敢说什幺,只匆匆为卫遥沐浴更衣收拾残局,当然,临走不忘尽职尽责的给卫遥灌下两碗药。

章四尽职

未经人事的卫遥经过这样残无人道的性爱,发烧了整整一个星期,他的神志一直混混沉沉,只知道自己喝了不少药下去,其中有那熟悉的味道的药,他不禁感到绝望。

封一直想再尝那甜美汁液的味道,每天来「青阁」数次,可看着烧的混混的卫遥,都扫兴而归。其它人的乳水他已不愿碰触,这几天对从小爱喝人乳的封来说不啻于一场身体与精神的折磨。到了第8天,卫遥稍稍好转,他已被那激烈的爱事彻底打碎了心神。脑子里总是空白,什幺也没有。

他刚刚吃完稀饭,喝下了药,便靠在榻上发呆。

「圣上到」,他一听到几乎惊弹而起,可是没有一点力量的身体宣布罢工。
他无望的用手臂环住自己,惊恐的看着进来的封。

封先是欣喜的看着坐起的卫遥,转眼又因为卫遥惊恐的眼神搞的懊恼不已。
不过不能怪卫遥,连封自己也有点受不了自己对卫遥的种种行为。不过,并不打算控制自己对卫遥的种种慾望,因为,没那个必要。

封直接走过去,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幺。他直接把卫遥揽到怀里,扯开了他的衣裳,开心的看到了尖挺饱满的乳房。二话不说,含住一个乳头吸了起来。

卫遥完全没料到封竟然这样直接,呆楞之后,便用无力的手去推他。封对这无力的挣扎感到不耐,一反刚才对卫遥乳头轻柔的吸允和揉捏,开始大力的揉搓、允吸,乳汁立刻汹涌而出,封来不及吞咽乳汁从的嘴边漏出。

「啊……」这样揉虐加上随着体内的乳汁一起涌上到乳头,被封吸允的强烈的酥麻,让卫遥迅速失去了挣扎的力气和勇气。

卫遥害怕的发抖,他怕再遭到上一次的对待。可他担心的有些多余了,封刚从妃子那回来,性慾已得到了满足。但这几天没有这甜美的乳汁却使他饭也没吃好,现在他只想吃个够本。

看卫遥停止了挣扎,封换揉虐为漫漫的吸允,他不想浪费这美味的乳汁。
忽然卫遥觉得天地旋了一下,原来是封弯腰弯的累了坐在了床上,并把卫遥抱到了腿上,把他的胸台起,就又开始含住一个乳头漫漫的吸允。

这换姿势的阶段,封只让卫遥的乳头离开了自己数秒就又迫不及待的含住了,卫遥绝望的感到了这皇帝对自己的乳汁的癡迷,他清晰的感到自己乳房中令人羞耻的液体正一汩汩的透过乳头被吸允到这荒唐皇帝的嘴里,而皇帝的头正在他胸上有规律的耸动,喉也在有规律的吞咽。

卫遥无力挣扎的手垂到了两边,头侧了过去,眼泪流出了他的眼角。牙齿拼命的摇住唇,想抑制住要冲口而出的呻吟。他的身体已变的异常敏感。

封不停的换着吸允卫遥的两个乳头,手也在轻轻的揉捏便于乳汁的续接,这一次他一定不浪费一点,要把这甜美的汁液都用自己的嘴尝遍。

「啊……恩……」卫遥终于忍不住要人命的酥麻,随着封允吸、吞咽,呻吟出声。

不知过了多久,封的动作慢了,他在着安详的气氛和乳液的甜美中,昏昏欲睡。而卫遥也被弄的昏昏沉沉。

封把卫遥抱上床,自己也躺了上去,把卫遥的胸靠近自己,含住了一个乳头,边吸边睡,因为他今天的对待得法,卫遥的两个乳房仍很饱满,封睁开眼缝看了看,满意的想应该够自己喝一夜了。

「恩……」卫遥刚被他抱自己上床的动作弄的有点清醒,可因为疲惫,只无奈的看着皇帝如孩儿一样睡觉都吸着自己的乳,便半昏半睡过去。只是间或被封忽然而来对自己的乳头的大力允吸弄而呻吟、扭动一下,便又睡去。

早上,封醒来,有些迷惑睁开眼,看着眼前卫遥被吸允了一夜仍饱满的双乳及嫣红的乳头——上面仍有欲滴的乳汁和自己晶亮的口水。他猛的醒悟过来,看了一下周边,再看看天色,收回了搂在卫遥腰间的手,伸了个懒腰,感觉好久没有睡的这样舒服了,脑子意外的清醒。天色还很早。

他回身看了看卫遥诱人的胸膛,暗想:我似乎该用早善了。

便伏到卫遥身上,用手揉捏着不大却饱满的乳房,用嘴吸住乳头,开始享用乳汁。这回,他急着要早朝,没有时间慢享,再加上早上的饑渴,动作粗鲁而急噪。

可怜的卫遥被胸前的打扰惊醒,刚伸手要阻拦就被封扣住的双手,压在头顶,胸前的乳头被吸的更大力。汁液源源不断的从乳头里涌出,要命的酥麻又来了。
被惊醒的卫遥没有任何防备,只觉得自己的魂魄几乎也由封从自己的乳头吸到了他的口中。

「啊……别……好……麻……」卫遥开始呻吟和扭动身体。

「啊啊啊啊……」不管卫遥的反应,封只是拼命的掠夺着卫遥乳房和乳头里的乳汁。不停的大力揉捏,毫不保留的吸允,这无礼的操弄,使得卫遥不得不咬唇忍耐。头仰着努力的呼吸。

终于,封放开了双乳被操弄的红肿不堪的泪水迷梦的卫遥。喝饱了乳汁的他,打了个咯,看了眼被折磨的神志不清的卫遥,起身回寝宫换朝服去了。

卫遥的双乳似乎已习惯了粗鲁的操弄和大量的乳汁的需求,不到晚上,已又尖挺饱满,白皙诱人。

不几日,封命人把卫遥带到自己的寝宫,夜夜抱住卫遥吸食乳汁。

被连续这样对待的卫遥似乎羞耻心已些许麻木,只是那酥麻让他难以忍受。
每每白日卫遥静静的在封的寝宫看书,羞耻心不再时时折磨自己,卫遥反而可以静心的看书,仿如又回到了当日在家无忧无虑的日子。

可到了晚上,封回到寝宫,头一件事就是把卫遥抱在怀里,打开他的衣裳,吸咬住他的乳头。开始卫遥还想躲避,但发现这除了自取其辱外毫无用处。以后只要封一进屋,他便放下手中的书,转过头闭上眼,由着封把自己抱在怀里,恣意的吸咬他的乳头,揉捏他的乳房,吞咽着他的芬芳。只是在封揉虐的狠了的时候,破唇呜咽几声。

渐渐的,封不再喜欢去御书房想事,而是在寝宫里坐在靠椅里揽着卫遥看书,想事情,累了便扯开卫遥的衣袍,揉捏乳房,吸允乳汁,休息片刻。有时玩的兴起,甚至故意把嘴离卫遥的乳头远点,再用手用力挤按卫遥的乳房,再卫遥的惊呼中将沖出乳头的乳汁张嘴接住,卫遥刚被他羞得不知如何是好,想起身逃开,便被压住,变本加厉的操弄他的双乳。

皇帝寝宫长上演的一幕便是,卫遥被压在皇帝的腿上,胸被皇帝的腿顶住上翘,双手被扣止背后,让他的胸翘的更高,头和腹部因没有东西支撑而低于胸,两个乳头上尽是晶亮的口水和被吸出的残留的乳汁。他无力的仰着头,半张的眼里满是泪水,嘴唇颤抖着张合,被皇帝大力的揉捏、挤按乳房,乳头被贪婪的嘴狠狠的吸住,「啊……啊……要……裂……了,好……痛……放……过……放……过……」那个「我」字还未出口,便已被恼怒的人的手的拼命的挤、捏、揉、抓、按着奶子,口的大力吸允乳头的强烈感觉,拉去了声音。只是摇着头,身体随着奶子被粗暴的挤捏而波动着、颤抖着。

数月下去,卫遥的双乳豔丽的连自己都不敢看。

皇帝似乎饭量减小了,可身体却越来越精神,这些都是卫遥的甜汁带来的效果。

章五突变

卫遥的心里越来越安定,他越来越清楚的看到封对自己的珍惜、不舍,甚至可以说迷恋。他们两的话都不多,互相心理所想并不明朗。但卫遥从封批示的奏摺中看出封深明治国之道,思维清楚而公正,知识更是丰富全面。他原来以为自己的阅读面已够广,现在却发现自己和封的见识真的差了不少。他自己并未发现他视线追寻封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时被他安静的抱在怀里时甚至会定定的看着他的英气侧面发呆。

封越来越发现自己对卫遥的迷恋越来越深,这让他自己感到忧心。作为皇帝,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有过深的牵挂。但,他控制不了自己,这依恋愈演愈烈。
封不满足于仅仅在寝宫的享用,而把卫遥封为贴身侍卫,随时带在身边,而把别的侍卫都支开。天知道这是多大的笑话,卫遥根本不会一点武功,这连瞎子都看的出。

封开始喜欢在宫内步行,而不用轿子,当然前提是卫遥陪在身边。对于这样的散步,卫遥叫苦不达。因为经常是走着走着,在一个隐蔽点的地方——比如假山洞,树丛里,宫墙的角落里,封会抱着他躲进阴影中,让他被对着自己坐在腿上。两手大大方方的钻到卫遥的前襟内,捏、颳他日益敏感的两个乳头。卫遥在封长久的玩弄下,已敏感到单是被玩弄双乳,他就可以高潮数次。卫遥在这些地方会异常紧张,双乳也会因紧张而极有弹性而敏感,这也是封喜欢在这些地方逗他的原因。

就象今天刚晚上在御书房见过几个大臣后,封独自带着卫遥到御花园逛。
浩月当空,空气清新,可卫遥知道封不是为了这些才带他来的。果然,在他们走过一个大灌木的时候,封一把搂住卫遥,弯身躲进了灌木里。

他把卫遥固定在腿上,左胳膊绕过卫遥的左腋下,隔衣玩弄他的右乳,右手则交叉过去隔衣捏他的左乳,这样使两人贴的很紧,使卫遥的整个身体都罩在他的臂弯里,根本无法逃脱,这是封由经验得来的教训。

卫遥紧咬着唇,不敢发出一声声响,怕惊动了巡逻的锦衣卫,双手攀着封放肆的双手,想把他们拉开。他知道这是无用的挣扎,可是深切的羞耻让他不得不如此,在寝宫是一回事,在这如被发现,他真不知自己以后以何面目见人。
封呵呵的笑了一下,一挺胸,把卫遥的胸也推向前。手里对卫遥双乳的揉捏更加放肆,卫遥乳汁被他揉搓着挤了出来,已把胸前的衣服弄湿了两块,在他已被乳汁粘湿的手指的捏弄下发出啧啧的水声,他的手越来越用力,卫遥被他捏的生痛,不禁开始用力的挣扎。

封看到他如此不合作,不禁微愠。猛的双手穿进卫遥的衣裳内,保持原来的姿势,两双大手开始有规律的捏、松卫遥的双乳,就象给母羊挤奶一样挤着卫遥的奶汁,喷出的奶水把衣襟打的精湿,看平常极爱惜自己奶水的封作出这种举动,呆了一下,便又开始挣扎。

封猛的把头低下,右手快速放开了卫遥湿辘辘的左乳,而用嘴隔衣撕咬住了卫遥的左乳头,猛力的吸了起来。因隔着衣服,封使了很大的力气来吸卫遥的奶水,卫遥的奶子被他大力的吸裹在嘴里,被粗糙的衣物猛烈的摩擦。这没尝过的异常酥麻痛楚的感觉,刺激的卫遥被意志涣散,妄想拉开封双臂的两只手这时只能软弱的攀着有力的臂膀。

封没有再等,直接把手伸进卫遥的底裤里,把手指一点点插入了卫遥的体内,找到了突起,便直接伸进了三根手指不停的大力捏弄那里。卫遥这会再也不用咬住唇,他根本已被操弄的发不出声音,而只能痉挛。

封自己也忍不住了,让卫遥后背靠住灌木干,分开他的腿,把分身挤了进去。
看着卫遥颤抖的唇,因没有着力点而抱住身后树干的双手,大敞的双腿,被自己操入的下体,再加上半挂在身上的衣服已遮不住的尖挺的滴着奶水的双乳,他猛烈的冲撞起来,双手在卫遥的身上揉搓了一便后,便径直停在他最喜爱的双乳上,开始失去理智的抓挤,弄的卫遥奶子里的奶水狂喷,弄了封自己满身也不知道。

多亏锦衣卫已偷懒去打牌,要不这幺大的声响怎会不知。

封今天已经有点疯狂,他把卫遥顶在灌木上操弄了良久后,把卫遥放在地上,欣喜的发现经过长久的锻炼后,卫遥的奶子已不再象以前那样动不动就被他吸干,而是仍饱满妖豔的挺立着。

他从卫遥的体内退出,直接跨到卫遥身上用两手抓着卫遥的双乳努力靠在一起,而把自己的分身插进两乳之间飞速的摩擦。

卫遥已被他淫乱猛烈的攻击弄的半死不活。本来不大的两个奶子被硬挤到中间承受他硕大粗糙的分身的抽插,被操弄的奶水横流。

封的分身尖端流出的液体混合着大量的奶水发出不输与穿插卫遥后穴时的
「噗嗤」声。卫遥避无可避被封的分身顶着下巴,每一次抽插,卫遥的下巴被顶的仰起,胸脯更加突出,奶子就被操的喷出更多的奶水。

当封终于喷出精液时,白色的乳汁和精液混在一起已分不出哪个是哪个。封终于鬆开了折磨卫遥奶子的手,而原来挺立的小丘终于也给折磨的瘪了下去。
恢复清醒的封看着几乎被操到窒息的卫遥,缓慢的低头抓住了自己的头髮。
看着皇帝匆匆把卫遥抱进寝宫,太监们随觉奇怪却不敢说什幺。只按命令打来热水,取来衣物。

封把昏迷的卫遥抱进木桶,让他的后背贴着自己的胸前,坐了进去。让卫遥的头靠着自己,而自己的头靠在了木桶边缘。太后午后的话响了起来「皇儿,养男宠并没什幺大不了,但要切记,莫要玩物丧智,忘了自己的重任」

太后是从不轻易说重话的,封知道必是自己过分了,她才出面指责。其实,他何尝不想让自己的心志从卫遥身上收回一些,他早也做了很多努力,他让秦御医又制了很多药给别的青年男女或少年男女喝,并尝试和他们的乳汁,却一入口便觉腥味刺鼻吐了出来,其它乳母的乳汁也都一一尝过,却发现他已除了卫遥的,他已不能再接受任何人的乳汁了,而对卫遥的人,他越想离开远点,就越觉得自己象怕失去他一样总是紧紧的抱住他。

他因为这个令他烦闷的心事已不开心了好些日子,这也是他最近暴躁的原因,但今天是最烈害的,他知道那是因为母后中午的话。

他心痛的轻柔的清洗卫遥的身体和头髮,手轻轻按着卫遥的双乳,帮他恢复,他知道这次他手太重了,可能要卫遥恢复个两天。

「恩……」怀里的人醒了迷茫了一阵清醒了过来。他挣扎着想站起来,离开这个让他伤心的人,却被封搂的更紧了。

「对不起」封低声喃道。

「哼哼,打人一巴掌,再给块糖……」卫遥歇了歇道「难道是你母亲教你的?」
封的手臂忽的变硬了。「不要惹朕生气,卫遥」

卫遥横声道「我说错了吗?」

下一刻,卫遥发现自己已被封转了过来,双腿被封的腿撑开,后穴已被插入,而自己的上身被压向封的头,紧接着左乳头便被封吸到了嘴里。卫遥刚想说的话被卡在喉中,手用仅有的力量推拒着封,封把他的双手扭到他的背后,嘴更大力的吸果着被迫凑到口的乳头,下面更是用力的顶弄,还没有从上一场蹂躏中恢复的卫遥,转眼已没了力气。封鬆开拧着他的手,改扶着他的腰操纵他的起伏来配合下体的抽插,另一只手挤按着卫遥的奶子,帮助自己吸允卫遥的奶汁,卫遥垂着手,头无力的歪着,长髮在水里飘蕩。心碎的承受着硕大在体内猛烈的抽插,及已被操弄的失去弹性的双乳被恶意的手挤弄出奶水的痛楚。

看着卫遥如破败的木偶一般的身体,封的阳物又涨大了几分,顶弄更加激烈,而卫遥的两个奶子尖端的乳头也被吸允的比两个拇指还大。乳头流出的不再是纯白的奶水,而是奶水微混着些许的血水。

当封再次发洩完,把嘴离开流出依旧甜美的汁液只是味道跟平常不同的乳头时,卫遥已被操的没有任何神志,可眼睛还是微张着,两个乳头即使没人允吸也不停的流出乳汁和血丝,要不是封一手还撑着他的腰,他早已倒下了。

封突然想到,就这样任他死去,自己就会恢复常态了吧。他把卫遥抱上床,搂着他躺下,撑着头舔食卫遥乳头上流出的甜美汁液。

甜汁不挺的流,封不停的甜,等觉得奶血混合物流的缓了,便用嘴允吸。良久,卫遥的身体渐渐的变冷,即使封再努力的吸果,乳头流出的汁液却越来越少。
猛的,一滴透明的水掉在卫遥松垮的乳上,紧接着,这水滴越来越多。封并未发觉这是自己控制不住的泪水。

「宣秦御医!!!!!!!!!」在封的头脑做出反应前,他的嘴已喊了出来。

章六牵挂

卫遥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封那疲惫的睡脸,紧锁的眉毛述说了他的重重担忧。卫遥不禁伸出微颤的手去抚弄封的眉毛,想让他深锁的眉头展开。手在未到达目标的途中就因为无力而掉到榻上,这提醒了他发生过的事,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眼泪缓缓的流出。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卫遥的吃喝都是封亲自喂的,每当卫遥转过头想不吃的时候,封就含住食物用手轻轻转过卫遥的头用嘴直接喂他,卫遥想吐出,封的嘴却不放开,待到卫遥气恼的挣扎的时候,一道道微鹹的液体便顺着两人的口的结合处流进卫遥的嘴里——那是封的泪痕,每当这时卫遥便无奈的放弃了挣扎。
就这样,卫遥这两天吃了不少补品和药物,而封却极少进食,这一半是因为担忧,另一半则是因为——从小好乳的他缺少了那甜美的乳汁,无论是吃饭还是做事都提不起精神。

小太监们只是奇怪,这卫遥都没事了,怎幺圣上还是愁眉不展,茶饭不思。
只有卫遥明白这其中的缘由,不禁心里暗骂「真是怪人」。气虽气,但看到封的憔悴,却还是不忍。

这天,封喂卫遥吃过补品后,帮他擦了擦嘴,便要起身要去上书房看奏摺。
封突然觉得卫遥拉了一下自己的袖子,便转头望着他,卫遥脸一红,别过头去,手却轻轻拉开了自己的前衣。封吃惊的看着他的举动,转眼视线已被卫遥恢复的尖俏可人的双乳夺走,呼吸一滞。其实这两天,卫遥并未服食让他产乳的药,但长达将近一年的服药和封每天的吸允似乎已彻底改变的他的体质。

封这时只觉得自己象个登徒子,又象一个饑饿了良久的婴儿。

封急促的呼吸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卫遥的双乳。别过头的卫遥感觉到他的视线,羞得满脸通红,胸脯快速的起伏着。

封低吼一声,猛的跃身跳上床,坐到卫遥对面,用左手搂着卫遥的腰把他勒向自己,头一低咬住了卫遥的左乳头大口的吸着甜美的汁液,右手食指按住卫遥右乳头乳汁的出口而手掌和其它的手指用力的揉捏他的右乳。「恩……」卫遥的头颈被封的头顶的不得不向后仰起,这使得他的胸脯更突出,双乳无力的承受封的大力揉捏和吸允。「啊……」卫遥的奶子和乳头被封不知节制的口和手操弄的异常疼痛和酥麻,再加上乳内带着电般的液体透过乳头被封大力允出的感觉,直弄卫遥身体颤抖,微张的口流出无力吞咽的液体,微张的眼水雾迷蒙。「放…
…过……我……」卫遥怎幺也没想到封竟然饑渴的疯狂如斯,他忍不住开始讨饶。

久旱逢甘雨的封已听不尽任何言语,他只是野兽般的用手挤捏,用口啃吸卫遥的双乳。

「啊……啊……不……啊……」卫遥因长期被吸允的而比一般男子饱满的多的乳头因为粗鲁的揉捏啃吸涨得奇大,被揉捏和吸允而出的奶水被封到处乱啃的嘴弄的到处都是。

「放……过……我……」

「啊……啊……」

「恩……放……啊……」

掠夺持续了将近一个半时辰,一个时辰前还俏丽白皙的双乳凄惨的红肿着,上面遍布吻痕、指痕、口水、奶水。乳头已肿的比草莓还大。

双乳异常敏感的卫遥在双乳长时间遭受这样揉虐中,高潮了数次。

感觉封终于停止了动作,卫遥的双手鬆开了紧抓的封的双袖,无力的垂在了床上。互相紧绞摩擦的双腿放鬆了。仰起的头气息奄奄的努力呼吸着

恢复了神志的封,看着被自己蹂躏的更加虚弱的卫遥,心痛不已,怎幺自己总是在卫遥面前失去理智而伤害他。

他命人打了桶热水,轻柔的把卫遥抱了进去帮他清洗身上的粘渍。

他儘量忽视这修长的身躯在自己双手引起的充满弹性的触感,忽视轻轻搓洗那双乳时乳头渗出的乳汁,艰辛的忍着自己的慾望,他不能再伤害卫遥了。
卫遥虽气封的粗暴,可感受到的温柔和悔恨却使这气恼转眼散去了。

卫遥已习惯了每次被猛烈的对待后,封亲自为自己清洗身体,他不知道为何九五之尊要屈身做这事,可却能感受到他对自己的爱惜。这也是卫遥向封敞开自己的心灵和身体的一部分原因。

他柔顺的靠在封怀里,配合的让他为自己洗好,换好衣物。

封轻轻的把卫遥放到床上,温柔的吻了下他的脸,眼睛不小心看到卫遥尖挺的双乳和乳头透过亵衣展示出的美妙形状。立刻起身,逃似的跑了出去。

门口的小太监(自从卫遥住进寝宫,封就把屋内服侍的太监们赶到了门外)
目瞪口呆的看着失措跑出的圣上,而屋内闭目躺在床上的卫遥嘴角却翘了起来。

封故意在外面消磨到天黑,回到寝宫后,只是坐在靠椅上看书、品茶,眼神一直躲闪着不敢看卫遥。身体好了大半的卫遥却故意在他身边转来转去,最后甚至坐在他身边靠在他身上。

「你这可是自找的!」

封丢了书,狠狠把卫遥往怀里抱。卫遥只是看封这幺怕自己而好玩逗弄他而已,一看封似乎又要失控,便仓皇的想逃走。

忍了一天的封哪能容他逃走,从背后狠狠的勒住他的腰,连卫遥的薄薄的衣裳都懒的拉开,就双手在卫遥身前交叉着双手,狠命的揉搓卫遥的两乳。

卫遥本来一手撑着扶手,一手撑着椅面想撑起自己逃走的,现在却只能被揉搓的用手指用力颳着靠椅的木面来舒缓这种被强烈索取引起的酥麻和颤抖。
「恩……啊……」

「别……不……啊……」

「别……太……大……力……啊……啊……」

「要……揉……烂……了……啊……」

「啊……啊……」卫遥的奶水被揉捏的大量的涌出,薄衣早已被浸湿,衣上沾附的奶水和卫遥乳头被挤出的奶水再也无处依附,顺着封大力揉捏的指缝流了出去。

封把被弄的浑身酸软的卫遥放到腿上,让他后背靠住自己,用自己的双腿撑开卫遥的双腿。接着一手扯开卫遥的衣裳,露出流着乳汁的奶子,另一手退掉卫遥的低裤,露出卫遥浑圆的双臀。

封一手同时覆着卫遥的两个乳头,狠命的揉搓,另一手把食指和中指插进了卫遥的后穴,狠命的操弄。

「啊啊啊啊……」卫遥被操的再也管不住声音,高声叫的起来。配着流奶的乳头被搓弄的「哒哒」声,和后穴被不停插弄的「噗嗤」声,这些淫秽的声音弄的屋外小太监脸红心跳不已。

看卫遥的后穴準备的差不多了,封退掉自己的裤子,露出巨大的阳物,一把拎起被操的上下汁液横流的卫遥,插在了自己的阳物上。

「啊!!!!!!!!!」卫遥被插的一声大叫,身体痉挛。

封用两个胳膊各自穿过卫遥被大开高抬的两条长腿,在卫遥胸前交叉握住两个小巧的乳房,任卫遥的奶水被挤的不停的从乳头射出,只是越来越用力的蹂躏,甚至试图用指甲扣进乳头尖上的小洞,想找到这香甜奶水的源头。而他身下的抽插亦猛烈起来。

「啊啊啊……」卫遥被奸的四肢大开,头颈猛仰,前面的分身不知射了几次。
「哒哒哒」,「噗嗤噗嗤」

「恩……恩……啊……」封的耐力异常持久,卫遥被奸的已没有力气大叫,只沙哑的低吟,不停的痉挛。

待封到最后冲刺的一下的时候,他全身猛一用劲,卫遥的奶水被抓的喷出有将近一丈远,封的下体全部沖进卫遥体内,连两个小球都顶进了一半。

卫遥感到全身似乎被他最后一奸给挤碎了,「啊!!!!!!!!!」长叫了一声,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卫遥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已被清洗好,换好了衣裳。但让他无奈的是封又恢复了以前的睡姿,把他紧紧抱的怀里,头拱在他怀里,嘴吸着他的乳头,一只手霸道的揉捏另一个乳头,两边都很用力,活怕被人抢去似的。即使深睡也是如此。

「啊……」醒来的卫遥不一会就被因封不停操弄而要命的敏感的双乳传来的阵阵酥麻弄的气喘吁吁,他不懂男人可以自慰,只是用手绞着两边的被子,两腿互相用力的摩擦。

睡梦中的封不知梦到了什幺,抱着卫遥的手猛的收紧,象要把他嵌入身体一样,并把两人的身体互相摩擦,而嘴和手对卫遥双乳的操弄也猛的加强。沾着水的揉捏的「吧唧吧唧」声及吞咽的「咕噜」声不绝于耳。

卫遥被他弄的不停的射精,直到最后筋疲力尽的睡去。

章七绝望

前几天,当卫遥因病昏迷的时候,封除了每天处理比较重要的国事,其它时间几乎是不眠不休的照顾卫遥。这使的朝中的文武百官及后宫的嫔妃都知道了卫遥对皇帝的重要性,他们中有想巴结卫遥的,也有嫉妒卫遥的,也有不齿的。但这些都波及不到卫遥,因为封要幺跟他几乎形影不离,要幺把他留在寝宫,别人连跟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封已想开了,有牵挂就有牵挂,自己是皇上,只要把卫遥保护好了,别让受伤,别让自己的弱点落到别人手里,只要分的清国事私事,不误国,别的都没什幺。

虽然卫遥每每被封的强烈索求弄的几乎承受不住,可有着封有增无减的爱意相伴,他仍觉得自己似乎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

封从不放过任何能享用卫遥的身体和乳汁的机会。卫遥虽然有时羞愤恼怒,却总是被封事后的悔意和爱惜弄软了心肠。

有了卫遥的心软,封也变的越来越肆无忌惮。

这日,下朝回寝宫休息的封把卫遥拉到的寝宫的花园里,卫遥本来不想出来的,因为天看似要下雨了,而且封几乎每次把他拉来都会遣开侍卫太监们,或在光天化日下、或在朗朗星空中,紧紧的抱着他揉搓着他的双乳,享用他甜美的乳汁。卫遥真不知道他是什幺心理,在屋里也就罢了,还偏偏跑到这来让自己受这羞死人的揉弄。

刚到花园,雨滴果然大粒的掉下,打湿了两人的衣裳,封拉着卫遥跑进了小亭内。

「告诉你要下雨了,你偏要出来」,卫遥被转过身的封朝他露出的淘气笑容堵住了下麵要说的埋怨。他看看封笑的晶亮的眼睛,看看封被打湿的头髮、衣服,不禁被他的狼狈和淘气弄的「扑」的笑了出来。

封在与卫遥相遇了将近两年后,第一次看到了他的笑容,他万万没想到这清俊的人笑起来会清丽耀眼到让看到的人呆滞的程度。所以,毫无防备的他就这样被卫遥的笑摄住了心魂,呆在了当场。

卫遥看着封莫名其妙就这幺呆住了,不禁奇怪。

「你怎幺了?」卫遥问到,封却没有反应。

卫遥有点担心,他把自己的手从封的手里抽出,轻轻推封,让封坐在了亭内四人石桌边的椅子上。抬起袖子给封擦脸上的雨水。

封还未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只是发现面前人儿的脸孔已经看不到,出现在视线内的是那人胸前被雨水打湿而透明的薄衣,及透明衣服内清晰的印出的一对小巧而饱满的尖尖的双乳,他受到什幺招引一样把自己的唇印了上去。

正在给封擦雨水的卫遥被他的动作弄的一惊,随后感觉到自己的左乳上印上了一个柔软温润的物体,并有一个湿热的物体不停的隔衣舔着乳尖。

他知道这个色鬼和饿鬼又要发作,慌忙推开他,转身欲逃,却被迷醉的封一把裹住腰拉坐在他的怀里。

「唔……」封用一个大手用力搓着卫遥薄衣下的一对尖乳,另一个大手环勒着卫遥的细腰并在其平腹上用劲的摩挲,他的嘴则狠狠的吻住了卫遥来不及惊呼的口。

封的双手贪婪的揉搓着,直弄的卫遥感觉自己的胸腹似乎已经烧起来了。
卫遥的一对尖乳被揉搓挤按的不停的涌出乳汁,大量的乳汁已把他前面的衣襟彻底浸湿,随着封大力的揉搓发出「叽叽」声,卫遥的双乳被他自己紊乱的喘动和封掠夺的大手挤弄的一会上一会下,连颤动的机会都没有。

封的舌头在卫遥的口里不挺的深入、扫蕩,嘴拼命的吸允着,狠不得把卫遥口的甜美和空气都吸到自己口中,这是他第一次亲吻别人,卫遥那甜美的气息让他几欲疯狂。

「唔……」卫遥平生第一次与别人相吻,他连慌张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封手上的揉虐和口中的抢夺弄的眼前发黑,几欲昏眩。

卫遥被夹在封两腿间的修长身躯,被封的大力揉虐和索取迫的来回移动,把封的分身摩挲的硬了起来。

卫遥甜美的身体,和腿间的刺激让封彻底变成了野兽。

他放开了卫遥的口,双手猛的握住卫遥的细腰把人拎起,把他上身放爬在石桌上。

「啊!!!!」可怜卫遥刚好不容易得到了呼吸的自由,还来不及喘口气,就被坚硬的石桌撞出了胸腔内所有的空气。

封粗鲁的扯开了了卫遥身上的薄袍,扯掉了卫遥身下的长裤。掰开卫遥的臀瓣沖进了他的阳穴。

「啊啊啊啊啊!!!!!!」卫遥被封抬起腰猛烈的冲撞,仰头惨叫。
「啊啊啊……」卫遥的双乳被迫在石桌上来回搓动,奶水被挤出,涂了满桌。
「不……啊……」卫遥的手仓皇的抓着桌边,想用自己的力量缓解身上被疯狂掠夺时引起的剧痛,可封的力量太大,他这样做只是徒劳的。

「啊啊啊……」到后来卫遥连桌沿也抓不住,痉挛的身躯只被猛烈的冲击弄的来回窜动。

「啊啊……啊……」卫遥双乳被挤出的奶水已多的沿桌淌到了地上,大量的肠液也被捣弄的阳物溅沿着修长的双腿流下,封仍在卫遥体内不断的冲刺。卫遥痛苦的呻吟着,直到最后昏了过去。

激情消退后,封看着自己比往日更疯狂的举动给卫遥带来的伤害,心痛不已。
他用已湿透的衣服将卫遥包好、抱起,快速的回了寝宫,亲自为卫遥清洗、上药。

上药时,卫遥即使在昏迷中仍是痛的轻声呻吟,封见了,悔恨的只想撞墙。
这次的粗暴,真的伤了卫遥的心,他没想到封会在光天化日下那样对待自己。
加上以前封对他各种淫乱举动,他开始怀疑封并不是真心对他,而只是贪恋他的身体而已。

已经半个月过去了,可卫遥还是不理封,也不让他碰触自己。

封知道自己这次太过分了,卫遥生气是难免的,便小心翼翼的,温柔的爱惜着卫遥,只希望他能快快消气,两人恢复以前的甜蜜。

可是,封渐渐觉得越来越忍耐不住卫遥对他的疏离,这一方面是因为良久不能喝到甜美的乳汁;另一方面封毕竟是个壮年的男人,慾望还是比较强的,而现在除了卫遥他对别人已经没有兴趣。

这一天,两人在寝宫闷闷的用过餐,封吃了没几口,他只想喝那甜甜的乳汁,他看卫遥起身要走,便拉住他的胳膊,用微带恳求的眼神看着卫遥。可卫遥却头也没回,甩开了他的手,又要走。封这下恼了,他不允许别人这样对自己——谁都不行!他又伸出了手抓住了卫遥的胳膊,这次力道很大。卫遥甩不开,便回过头愤愤的望着封。

封见卫遥回了头看他,便觉得有些开心,嘴角含上了笑容,怕抓他的手弄痛他便放鬆了些,另一个手执起卫遥的手微晃,想让他开心起来,原谅自己。
卫遥见他这样,心软了。其实他这两天看封这样待自己,早已渐渐原谅了他。
卫遥任他拉着,低下头,不再挣脱了。

封见了,好不开心,一下把卫遥拉坐到了怀里,紧紧的抱着,用脸摩挲着卫遥的头髮。

卫遥安心的闭上了眼睛,静静的靠在封怀里。

封闻了卫遥身上的清香,想着那美味的乳汁,只觉得似乎有几天未进食一样的饑饿。他急急的抬起卫遥的细腰,打开了他的衣裳,看到盼望良久的尖乳后,一口便吸咬住了一个乳头,急切的吸允起来。

「啊……」卫遥被乳头传来的久违的酥麻弄的全身颤抖。

「恩……啊……」封嘴里吸允卫遥的一个奶子,大手则揉搓起卫遥的另一个奶子。卫遥被这双重的刺激弄的不停的呻吟。

在发现了卫遥的奶水越来越充盈之后,封喜欢上了用手来挤弄卫遥的奶子,他喜欢香香的奶水被挤出粘在挤弄的手上时发出的啧啧的声音。

「啊!!」封突然大力一吸,弄的卫遥惊叫一声清醒了一些。

意识到两人现在的情形,卫遥不禁气恼的想到,封重视的就只有他这个身体而已!他拼命的挣扎出了封的怀里,狠狠的瞪了封一眼,就低头快速的整理衣服,看见自己被玩弄的晶莹红润的俏丽乳头,卫遥更是羞恼的满脸通红。

封濛濛的看着卫遥的动作,不明白他怎幺又生气了,刚才不是好了吗?不禁问道「怎幺了?」

卫遥头也不抬,气气的道:「你玩弄了我两年,你不腻,我都腻了!」
被自己一生唯一一个如此依恋的人这样说,封只觉得头轰的炸开了。玩弄!!!
百般的喜爱就换来这幺个评价!!!!!封气的手脚直抖。好!!!!你说玩弄!!

我就让你看看什幺是玩弄!!!

「来人!!!!!!!!」封大叫,巨大的叫声吓的几个小太监都跑了进来,跪在低上。

「去把卫遥的奶水吸干!!!!!!!把他的后穴操烂!!!!」太监们哪看过皇帝发这幺大的火,说这幺粗的话,吓的跪在地上狂磕头。

而卫遥恐惧的抬头看着封,看到封那震怒的面孔,知道他不是说笑,转身就要跑。封上前一把拧住他的胳膊,制住了他,又朝磕头的太监们喊「你们是听不懂我话!!还是想死!!!!」

然后猛的把卫遥摔到太监们中间。

「啊!!!!!!!!!!「卫遥被摔的差点背过气去,还没拉好的衣服又敞了开来,白皙的胸膛上鼓起的两个小丘和上面镶着的两颗滴着奶水的鲜红乳头显得分外的妖娆。

太监们被皇帝吼的心胆具裂,哪还再敢犹豫,都扑到了卫遥的身上。

「不要!!!!!!!」卫遥拼命挣扎,可他的手脚马上就被太监们制住了。
只能嘶喊「不要这样对我!!!!不要!!!!!!」

「啊啊啊!!!!!!!!!」他的两个乳头已分别被两个太监的嘴吸住。
他的泪再也忍不住汹涌而出。

两个太监开始只是听从命令吸卫遥的奶水而已,心理还暗暗的骂这皇上变态。
可转眼就被卫遥香甜的乳汁征服了,单用嘴吸还不够,都用双手拼命去挤自己在吸的奶子,很不得把这奶子吃进自己的肚子里。

「不要!!!!!!!啊啊啊……」卫遥的双乳被挤得剧痛,吸食着奶汁的太监的嘴里发出「吧唧吧唧」的吸允声和「咕噜」的吞咽声。

其它的太监本来还感谢两个吸奶子的太监,让自己避免了这尴尬的事,但看到他们越来越忘情,「咕噜咕噜」喝个不停,不禁奇怪,有这幺好喝?几个人先后用手粘了一点流到卫遥胸膛上的乳汁,用舌头舔了舔,天哪!好香!好甜!怪不得皇帝这幺喜欢他了。便都扑过去抢夺卫遥的乳头。

「不!!!啊啊啊啊啊啊……」卫遥被一双双在身上挤捏擦按的手和在两个乳头那一张张抢夺吸允的嘴弄的又羞又痛,一阵阵反胃。

抢不到乳头的太监就伸舌舔食卫遥身上从其它太监的口角和手里溢出的奶水,弄的卫遥浑身湿碌碌的,象洗过澡一样。

「啊啊……不……」

「滋滋」「吧唧」「咕噜」

有两个太监受这淫乱气氛的影响,褪了卫遥的裤子,打开了卫遥的双腿,吸果卫遥的分身,用手和舌头操弄卫遥的后穴,玩的不亦乐乎。

「啊啊啊啊……」卫遥被太监们操弄的四肢大开,浑身抽搐。口水顺着合不上的嘴流到了脸上。

看到此样的卫遥,封哪里还忍的住,他拉开操弄卫遥下身的两个太监,挤在卫遥大开的两腿间,抬起他的圆臀,「噗嗤」一下把阳物插了进去。

「啊啊啊啊……」封的大力操弄沖的卫遥前后窜动,而吸卫遥奶子的太监们却不不愿放弃甜乳,边拼命的用手捏住卫遥的两个奶子,稳住卫遥的移动,边拼命的啃咬吸允差点被卫遥被迫的窜动弄的脱出口的乳头。卫遥只觉得自己要被这些野兽挤碎了。

「啊啊啊啊啊……」卫遥只希望自己能死去,结束这痛苦。

「噗嗤噗嗤」「吧唧吧唧」「滋滋」

外面突然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似乎老天也被卫遥的此时的遭遇伤心落泪。

章八相望

那天,凡是碰过卫遥的太监都没有活过第二天。

但卫遥受到的伤害并没有消失,他变的对外界没有任何反映。只是瞪着空洞失神的眼睛呆望着前方。

封每日看着卫遥便会落下泪来。帮卫遥换衣服时看到他的双乳时也不再想霸道的吸允而只是心痛。

照顾卫遥时,封事事亲自动手,不让别人动他一下。

可半年都过去了,卫遥却没有一点起色。

可是,封仍不知疲倦的照顾他,每日轻柔的抱着卫遥睡觉,边痛惜的用手指梳理卫遥的长髮,边给他讲着五湖四海的趣文逸事。

封并不知道,有好多次当他睡着的时候,卫遥会睁开眼看着他的睡颜,好久好久,那温柔如水的眼神,任谁都会被融化。

早春,清晨,封带着卫遥到了花园,缓缓的散步,看着前面修长的卫遥在发芽的树灌中漫步,封不禁吟道「新丛青衫翠……」。

「愿久共君醉……」一个久违而熟悉的清新的声音缓缓接道。

封不敢置信的停住了脚,他怀疑着自己从来没出过问题的耳朵。

可是,前面的人也停住了步伐,慢慢转过了身。出尘的面容上带着天地为之失色的笑容。

封呆呆的站在那,丝毫没有察觉,两行清泪已从自己的眼里涌出慢慢滑下了脸庞……

【全文完】